弥紫

枷锁-束缚

释,哥哥希望你能找一个美丽的地方

快乐无忧的过完这一生,所有的一切

就让哥哥来承担吧……

刃雪城

“报!火王陛下,卡索已经到了城外,

已被属下擒拿,请问该如何处置?”

“把他带到这里来,我要‘好好’的

招待我们的卡索王子!哈哈哈哈哈,

啊哈哈哈哈哈,冰王,今天我就要让

你最看重的儿子承受这天下最残忍的

侮辱,我要让他永远活在地狱里!”

……

陛下,卡索带到。

~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!”

~“是”

~“卡索,想知道我要怎么对付你

吗?”

~“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卡索

的命在此,你想要便拿去”

~“哼,想死?不急,我先带你去

看看你的父王母后如何?”

~“!真的?”

~“当然是真的,去还是不去。”

~“哈哈哈,很好,希望你不要

后悔”

~“卡索绝不后悔!”

~“那,请吧!”

……

冰牢

~“冰王,你还是内付没表情的样

子啊,不过没关系,今天我给你带了

一样礼物,并且我还会当着你的面把

这份拆吃入腹,如果你到时还能如此

淡定,我火燚便服你,你可睁大眼睛

看好了!来人,把卡索给我带上来!”

~“父王,母后,你们还好吗?”

~“卡索,真的是你?”

~“是的,对不起,父王母后,我辜

负了你们和整个冰族的信任,没有集

齐六叶冰晶,自己也被废了幻术,来

到了这里。”

~“什么?你,你没了幻术!”

~“是的,我……”

~“好了,父子情深的戏码该结束了,

现在,我该享受我的礼物了!”

~“火燚你想干什么!有什么事冲我

来,放过我的孩子!”

~“哼,你一会就知道了,你现在只

需要闭嘴,看着就行。”

~“!!!”

接下来的事就像慢动作一样,卡索看

着火燚在禁锢住自己的父母后朝自己

走来,然后身上的衣服被用幻术撕开!

~“不,不要!”

~“这~由不得你不要!乖乖的,你还

能少吃些苦头!”火燚已经抓住了卡索

的手臂,将卡索按在了地上。

~“你干什么?”

~“你说我干什么?”

接着,卡索感觉到了,自己的双腿被打

开,赤裸着的身子不自觉的打着颤,而

火燚仅仅是解开了裤带,然后那双带着

茧的手就摸上了自己的身体。

~“不,不要…”愤怒了,失控了,明

明没有了灵力却还是用自己还灵活的手

打上了自己身上的男人的脸。

~“啊——”是谁发出的惨叫?

今天大概是冰王这一生都不愿在回忆起

的一天,今天曾高高在上的三界之主眼

看着自己最骄傲的孩子被自己的敌人压

在身下,而当自己的孩子反抗给力火燚

一巴掌后,火燚竟丧心病狂的拉过卡索

的手,生生捏断,卡索已经没了灵力,

这种疼痛他怎么受得了?听着卡索的惨

叫他怎么不心疼?可那可恶的火燚竟用

幻术束缚住了卡索刚被折断的手腕。这

一刻我宁可我的孩子卡索已经死去,也

好过受这种折辱!然而……

~“卡索你给我听着,你若再敢反抗或

自尽我就先烧死你的父亲,然后废了你

你美丽母亲的灵力,然后赏赐给我的仆

人,如何?”

第一次,我第一次希望我的孩子卡索不

是这样的善良,在然后火燚便抬起了卡

索的双腿,又恶劣的掰开了卡索的臀瓣

用他的硬挺刺穿了卡索的身体;而我

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看着卡索痛苦。

血,染红了卡索的身下:那刺眼的红!

‘痛,好痛,谁来救救我,比废了灵

力还痛,比折断手腕还痛,别在那难

以启齿地方的是什么,不要再动了,

我受不了了,为什么这么痛,我还是

如此清醒,身后黏哒哒的,是血吗?

为什么我死不了?’眼眶里有什么

流下来了……

~“呦,我们善良的卡索王子居然

哭了,已经受不了了吗?不过我还

没有结束呢,你最好给我撑下去,

如果你让我尽不了兴,我就不敢保

证会对你的父母做什么了。”

~“不要”反正也脏了~“我会撑

下去的”回不去了~“求你,”放

弃了

~“哈哈哈,好,既然你肯听话,

我便承诺只要你乖乖的,我就放过

樱空释。”

~“真的?”

~“哼,自然是真的,不过你要是

敢做什么,我就抓你弟弟来代替你!”

~“好,我答应。”释,哥哥求你,

千万不要出现,这一切就让哥哥来承

担吧!哥哥爱你。

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一道热流冲进了

身体,哈哈彻底脏了,我的弟弟我还

有资格保护你吗?

~“卡索,你别以为这样就完了,记

住这只是个开始,哈哈哈哈哈,来人

把卡索王子带到我的房间绑起来等本

王亲自为王子清洗。”

~“是。”

……